南京石佛驾校设有石佛寺总校,泰山分校,沿江分校,扬子分校,满足学员一站式学车需求
南京石佛驾校欢迎您
石佛驾校,绿色的校园,生态地学车
  快速导航
驾校简介
最新公告
  报名须知
  学车流程
班车线路
联系我们
网上报名
 
 
当前位置:石佛驾校>>文章阅读  
   文章阅读
驾照分数买卖究竟填满了谁的口袋?

  据南京市民反映,近来每天工作日早高峰时段经过软件大道时都发现有很多驾校教练车,而且经常出现教练车在红绿灯处起步熄火,有时甚至有靠边停车等现象,市民认为这给早高峰交通带来极大的隐患。

  现场:过了早高峰,路段上教练车依旧不少

  随后,记者来到了市民所反映的软件大道处,当时已经过了10点,不过路段上车辆依然不少,在软件大道和玉兰路交叉口,记者观察了很长时间,发现每隔不到3分钟,就有一辆驾校教练车开过,有的车速正常,有的则很慢。途经该路段的主要是大明路上的几家驾校,其中好几辆车身上印着大明路驾校的标志。随后,记者来到了大明路上的大明路驾校进行了咨询。

  驾校:该路段是教练开车,避开早高峰不好操作

  对于市民的反映,教务处的一位负责人表示,他们都是严格按照交管局驾培处的相关规定操作,路线也都是经过审批,几点到几点可以上路都是有专门的文件规定。“我们驾校方面是没有资格随便更改时间和路线的,我们早上7点开始有训练,肯定会有车上路,但据我所知我们驾校在软件大道上学员是不开车的,应该是教练驾驶。”

  随后,记者见到了训练部蒋主任,他给记者拿出了一份“教练车通行证”,上面显示其教练车线路从大明路开始经过软件大道安德门大街等直到银杏湖大道,而通行有效时间是上午9点到下午4点30分,“这就说明9点之前我们在软件大道上不可能有学员开车的,一般来说我们8点之前就会开过软件大道了,不存在教练车安全隐患的问题,避开早高峰,意味着学车时间少了两个多小时,学员也不会乐意,所以确实不好操作。”

  随后记者从交警方面了解到,教练车在外行驶的时候,车辆必须要在规定的路段进行训练,而在非“路训”道路行驶,必须要由教练驾驶,不得由学员驾驶,否则,将按交通规定进行处罚。

 

 一方面,考了驾照,却没车开的人群不在少数。而眼看着自己驾照上年年被清空的12分,则动了卖分的念头;另一方面,随着“史上最严交规”的实施,不法分子就瞄准了其中的“商机”,推出代扣驾驶证分业务,从中牟利。于是,一项“你情我愿”、“互惠互利”的驾照“买卖分”业务火了起来。驾照分数买卖越来越火,价格也越来越高,在这里,笔者不禁想问:驾照分数买卖究竟填满了谁的口袋?

  家住武昌区友谊大道嘉和阳光水岸小区的王先生告诉笔者,每天上班的早上,他步行至螃蟹甲地铁站乘坐地铁时,都会途经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武昌大队,然而每次步行至武昌大队周边,路旁总有行人低声询问:有没有驾照分卖?王先生说:“但凡周一到周五,每天早上都是如此,大约20人左右或聚集或分散在那周边。”

  随后,笔者也选了天带上了身份证和驾驶证来到武昌大队,准备去“卖驾照分”,深入了解分贩子的具体操作手法。

  笔者往前走了几步,一位中年妇女刘女士便拉住了笔者,她直接问笔者有多少分想卖?现在都是这个价,50元/分。这时笔者回答她的是6分,对方直接说,6分可以啊,现在卖的话,直接将笔者带到长江二桥大队去办理。

  随后,笔者便问她为什么要到长江二桥大队去办理?不能直接在这边的武昌大队里面办理吗?另外,你们每天都在这边拉生意,收益如何?

  她说:“我带你到里面去办理(武昌大队),你敢去吗?这个里面,要比较严,进去销分的话,会问很多问题,例如车牌号是多少,在哪里违规等问题?而长江二桥大队那边就不需要。”为了让笔者放心,打消顾虑,她直接说:“我带你到长江二桥大队后,会有个小伙子带你进去销分,他也会告诉你怎样做的,你不要说话,也不要问问题就行。”

  笔者接着又问,小伙子是谁?是跟你一起做这个的吗?她笑着告诉笔者,不是,他是警察,我们打过关系了,销一分给他10块钱,反正你过去了,就别说话,也别问问题。

  在聊天的过程中,她便拦了辆的士,准备带笔者到长江二桥大队销分。在车上,笔者再次跟她闲聊了起来,她告诉笔者,在武汉各个交通管理局外面都有他们村的人。她说:“我们都是汉川人,一个村的,互相认识。我也是去年才做这行的,这个工作主要是轻松,每个月可以拿个2000块左右,比打工要强,另外还有双休,每天也只用上个半天班,所以就做这个了。”

  她还告诉笔者,他们是有人带着做,要不然自己也搞不懂要怎么做,而且她老公也在做这行。她笑着说:“我们村最早做这个买卖是2002的时候,那个时候好赚钱的,现在是越来越难做了,另外,别人会糊弄人的,收入更高,我是胆子小。”

  到了长江二桥大队,刘女士便开始给那位“小伙子”打电话,不幸的是,那位警察正好外出办事,今天不在。便让刘女士直接找另外一个人开单子,然后由她本人带我进去办理销分。随后,刘女士便找了另外一位女士(也是她的老乡)借了笔抄下了两辆车牌号便准备带我进去销分,结果刚进去准备拿号,刘女士又灰头土脸的带我出来了。

  她出来后,便对她的老乡(大约6个人坐在树荫下)说:“不搞了,我不搞了,里面有两个警察,我看着都怕。”她告诉我:“我是做这行的,所以我怕,不敢进去,之前都不是我进去,是那个对接的警察直接带着进去的,我胆子小。”

  就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在路口刘女士又碰到了另外一位老乡,并问她的老乡是否有行车证要销分,而这位老乡便直接给了我一本行车证,要我自己进去拿号销分,直接对工作人员说销六分就可以,然后出来把销分后的单子交给她,她就会把钱给我。

  最后,笔者没有选择销分,给刘女士的理由是,你自己都在怕,我也怕了,我不要卖了。她便跟笔者解释,刚刚是因为她手上没有行车证,只有车牌号,所以不敢销分,现在有行车证了,就不需要害怕了。

  笔者还是不肯。她又问笔者,是否有银行卡,笔者说没带。她便说要带我去银行新办张卡,告诉我直接在银行柜台里面就可以销分。最终,笔者还是没有同意,便离开了。

  经过笔者上午一个多小时的折腾发现,驾照买卖分,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你卖我买”,个中利益又催生了各种“中介”的存在。

  北京市律协交通运输管理委员会副主任董来超曾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长期、多次从事销分并从中牟利的行为,涉嫌刑法中“伪造、买卖国家公文证件印章”的规定,情节严重的,可能获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同时提醒“卖分者”:不要贪图小利,留下隐患。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南京石佛驾校
地址:南京市浦口区浦珠中路359号 苏ICP备20039775-3